西葬

一个渣

我老公生快!最有幸遇到你!!!!!!


不会上色+没有时间=线稿  但还是要发出来,毕竟我脑公生日嘛

就当是做蹭美图秀秀(?)吧……( •̀∀•́ )


你画的越多,画得就越好——多简单的道理 【转,勉励自己>u<

粽吱儿:

 

cantabile:

朱峰:你画的越多,也就画的越好----这是已经获得验证的事实。

无双:工作!有时候会有人问我,如何进行提升,我的答案很简单,工作本身就是很好的训练和提升途径。因为,一来游戏行业大多加班加点十分辛苦,回到家已没有时间精力去做更多的练习;二来通过工作,可以获得大量的经验和知识,与同事的交流也可以很好地改善自身的不足。依赖闭门修炼其实不现实,除非是天赋异禀、悟性极高的人。

阮佳:要加强基础实力,素描,速写,色彩的训练是基本,,然后在加强绘画实力的时候别忘了自己寻求的是什么 。

林川:要想出好作品,就一定不能浮躁,要耐得住寂寞,必须得沉下来做事,要坚持。说到事业,那就绝不是心血来潮的事儿了!所以要克服的障碍就是自己的很多不好的心态,不能患得患失,更不要盲目的去比较,踏踏实实的画,以及不断的画。

陈南岭:你们唯一要做的就是更加严苛的近乎病态的要求自己,因为你们没有经验,有的是年轻和精力,正所谓万丈高楼平地起,基础打得好,将来自然而然的会发现前期积累的优势经验和习惯,足以让你面对将来那些大风大浪而屹立不倒。

David Levy:我能大家的最好建议是,有很好的美术基础。传统艺术功底,比如解剖、比例、构图和透视等,都是你在用数字技术创作前必须掌握的。我尝试过各种不同的工具,水彩、3ds Max、acryl、墨水笔等)。我觉得使用多种工具的一个好处是,你能理解艺术究竟是什么:将你的创意传达到生产流程中,而不论你的创作工具是什么。

Natascha Roeoesli :画画就是这样,练习越多,画的就越好。

Mayan Escalante :我始终认为美术基础是最重要的。而最好的老师就是工作中经验丰富的前辈,他们很多独特的经验与技巧。

王冽 :二维平面制作的能力决定了三维作品的基础。如果你曾经被国外的三维动画所折服,那么创造这部三维动画作品的人或群体一定具有极高的艺术修养和绘画创作能力,不要怀疑,一定是这样

唐月辉:  努力 努力 努力 努力 努力 努力 努力 努力    ­

James Wolf:   假如你想要得到它,那就争取得到它.虽然过程很辛苦,但最终你会赢得荣誉.我发现竞争是非常重要的,它可以帮助你成长,因此多参加论坛上的比赛,友好地接受挑战.保持一个开放的心态,努力成长和改变.当然我自己也仍然年轻,在我面前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因此我也会一直学习的.­

朱峰:做一个美术人员,你要尝试发展你最爱的事情,并尽你自己最大努力去做。不要先想到金钱,不让让钱成为你把事情做好的动力。当你发自内心做好事情,回报肯定就会跟随着。如果你擅长设计或者CG,当你处在一个房间时,你的目标就是成为这个房间里的最优秀的。当然你不可能总是最好的,因为总会有比你做的更好的人,但起码这应该成为你的目标。永远把自己的工作做的比别人要好,如果你这样做,你的事业也会随之上升。假如你发现你和周围同事都做着同样的作品,不同的只是你和他们的名字而已,那么你永远不会进步。如果你是一个3D美工,无论你做什么模型都是最快最有效率的,那么你将会显的突出,就如我们在学校中,会教育你看看你是不是班里的前3名。如果你是前3名,那么确信你会有很好的发展。所以看看你在公司里,你是前3吗?如果你是,那么你的事业也会慢慢发展起来,你也不用为升级或薪水而担忧,因为公司也清楚你有多么的优秀。再一次重申,不要被金钱驱使,因为它只会让你分心。­

盛君:要做理想主义者,你想靠这个赚钱就别指望能提高自己的技术了。还有一点就是给那么3D初学者的忠告,不要到建模贴图就停下你的脚步,向前再走一小步,在时间滑块上KEY一帧,是不是感觉到生命了?再走几步,中国未来的动画事业就靠你们了。­

 

JAME ZHANG:在一所正规的艺术学校中学习正统的绘画艺术;让自己身处在一群有才能与抱负的朋友中研究,学习你所钦佩的艺术家的绘画手法。临摹他们的作品作为练习;建立自己的博客,并且阅读其他艺术家和艺术公司的博客;建立一个网页,并且经常更新自己的新作品;与专业的艺术家们,以及艺术类学生们交流;每天努力的工作,不断的进步;购买一台好电脑与一快WACOM手写板;保存一些参考资料:图片,图画,视频,等等;注意饮食与适当的休息。­

殷炜骅:当你踏入这一行业后,无论你今后所处在的位置是何样的,要做到永远谦虚,不断学习,否则将会被这个发展迅速的行业淘汰掉。­

Damien Canderle:努力下功夫来熟练CG技法,假如你工作刻苦,任何事情都是有可能的.重要的一件事是学习传统的艺术,雕刻或摄影都对CG创作很有帮助.­

牟韬:美术的基础是最重要的,一定不能忽视传统绘画的能力;提高个人的艺术修养也只至关重要;不要浮躁;不要被软件所累,它们只是纸笔一样的工具;多想多看多练习对创作有帮助。­

子弹:多画,画画就是这样,只有量到了,质才能飞跃.画10张画和画10000张画还是有区别的.­

李素雅:电脑绘图是艺术的一个部分.软件就好像是刷子或是其它的工具来让你进行创作.不要只希望:"我要是成为一个电脑绘图师."要集中在:"我到底是要画什么样的画,或创作什么样的艺术作品.'不管你是专业的还是业余的,这个观念会使你比较轻松的成功.­

KUMAN:关于建议,我想我的建议对所有CG艺术家都适用,它大概有3点:首先最重要的一点是不断的练习,花时间和精力创作出好的作品,成功没有捷径,唯有坚持不懈.其次就是完成你的每幅作品,许多艺术家一开始都急于创作,如果你对这些毫不在意,你将得到的都是未完成的作品,没有一幅另人满意.我个人有一个准则,一幅作品未完成,绝不开始另一作品的创作,无论这个创议有多棒或我对正在进行的创作有多疲惫.最后,要时刻保持谦虚的态度,一旦你的作品越来越好了,人们自然会给你赞赏,这容易使你骄傲,你必须有一种谦卑的心态.我的父亲曾经告诉我,当你自认为很擅长某方面时,你就会停止进步.对于中国的CG艺术家特别建议,我想说的是,你们有非常特别的机会,你们的文化不是属于西方的,你们的观点和感知在CG世界都是非常新奇的,不要受他人的影响,抓住这个机会用自己的文化进行创作,向其它艺术家展示CG可以反射出整个世界.­

JASON:不断的练习,向人们展示你的作品,假如你想在美国发展,试着把你的作品发到美国的站点上。­

CRIS:首先要努力工作,当你选择了这行,那么你就要有足够的信心,不断实践,在这个过程中练习是最重要的事情。    其次,放飞思想,知识可以帮你找到新的表达方法。当某人批评你的作品时,不要悲伤,批评可以帮助你发现错误,并且战胜它们。   第三,特别重要,永不放弃,假如这是你的爱好,那么就一直做下去。­

Daniel Lieske:以我的经验,总有一些建议适用于任何人,每位艺术家都有他自己的处理原则,有些问题大家都会遇到,因此听取别人的意见是很重要的,不要试着只靠自己的力量做事,可以寻求帮助,当你取得了更大的成绩时,记的也同样地帮助别人,当你帮助别人解决问题时,其实你也是在帮助自己解决问题,生活中有着数不尽的问题,要时刻保持学习的心态.­

坚持你喜欢的事,有些事情你很擅长,但你并不喜欢,时刻记着,不要强迫自己,不要给自己太大的压力,有时压力会使你心力交瘁,在情感和理智之间寻求平衡,这也许是一条很漫长的路,这些建议都是自智慧的中国功夫大师.­徐晃

季诺:许多看似基本的问题不要总想绕过,不然你永远都要小心的绕过一些东西,其实是绕不过去的,勇敢的面对,才是唯一的解决之道,否则路也会越走越窄,暂时的华美也可能预示着凋零的开始。国内风格形式还比较单一,大家应该不断的壮大自己。­

田璀东:多提高下传统美术的东西,真的太重要了,我以前画画画的太少了,现在比较吃亏,技术真的````相当简单,有人和你说下,立马明白了就,技术是用来符合美术的,想提高作品的水平,最好的办法就是多画画,没什么捷径的。­

Mario:勤于练习,任何大师都是从无到有。要铭记一点,好的艺术作品是被艺术家创作出来的,而工具和项目很少能起到实质性的作用,因此不要让任何界限限制了你的创作。

阮佳:恩,我觉的做这行先要有一个好的心态。画画这种东西就是一个个人爱好,自己喜欢就好,没有对与错,没有高与低,就是喜欢!你喜欢了就ok了!画画是不能用来干掉所谓的对手的。

克里斯托弗·佩特罗基:   要想成为插画师是非常困难的一件事,但它值得你们付出。尽管需要大量的时间去练习,并且在刚刚进入这个行业的时候你会常常惊叹于别人的高超技艺,但是你要对自己保持信心。你要跟随你的心,并保持你第一次绘画时拥有的激情。最终你会爱上这个职业,并度过艰难的开始.

迈克尔麦克卡:就我的感觉来说,作为一个艺术家需要不断的练习。如果你真的想成为一个艺术家,那么就抓紧时间吧。另一点则是不断的去学习新的技巧来加强自己,这方面同行会给你很多帮助,多去学习。另外要养成一个好的习惯,速写本随身带,你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有想法冒出来。

阿花:想在这些领域都做到出色其实并不难,只要在一个领域做到最好,进入其它领域,也肯定不会差到哪去。像叶锦添,在影视领域已经做到了一定程度,现在转入做游戏,根本就不是什么难事。这些行业都是相通的,关键还是美术意识和扎实的美术功底。

【全职+盗墓】送给支持我们的你(Crossover混合同人 盗笔全职双担党进)

已哭瞎_(:_」∠)_

判官执笔:

虽然说了再也不发跟盗笔季播剧有关的东西,但是这次让我打个擦边球吧,我要传播点正能量。
之前说好的今天二更,然而因为码了这个东西也没着落了,而且今天依然没有电脑可以用,二更我们再推一天吧好不好?(你去死)
继盗笔拍了剧以后全职版权也卖了,真担心有一天全职会步入盗笔后尘,所以码出这篇文,我想说的话,都通过全职的大家的嘴说出来了。
但愿能将正能量带给被盗笔季播剧残害的你们。
@一万一千三 手机并不能艾特人,而且你说过暂时退圈了我估计你一时半会儿也看不到,看到了麻烦吱一声,我很担心你。
走你。















今天早上我是被一通电话叫醒的,对方说有我的快递,让我赶紧下楼去取。

我不记得之前有网购过,会寄快递给我的亲戚朋友这两天也没说过给我寄了东西,我心里奇怪,就问那个快递小哥寄件人是谁,那快递员吭哧了半天,似乎在努力辨认包裹上模糊不清的字迹,大概十几秒之后他才迟疑着说:

“好像是张起灵?”

我一瞬间清醒了,没换衣服没洗脸披头散发地就往楼下冲。那快递员人很好,也没笑话我,递给我支笔我签了字他撕了单子就走了。

我看着快递单子上的信息,寄件人那一栏写得还真是张起灵三个字,准确来说是“張起靈”,而且还是瘦金体。寄件人地址也糊成一片,一个完整的字都认不出。整个包裹沾满了泥土和沙子,棱角都磨得起毛刺,破烂不堪,不知道这只箱子是经历了墨脱的风尘,长白山的寒雪,还是古潼京的沙蚀。
虽然我心里想着这大概是哪个网友为了吓我一跳才搞出来的恶作剧,但是我还是站在楼下急不可耐地把包裹拆了。层层叠叠的报纸里,我挖出来一个东西,我的心瞬间就凉了半截。

那是一盘黑色的老式录影带。

该不会里面也装了钥匙吧……

我说不上我当时是期待还是什么,把录影带放到耳边晃了晃,没声。

我有点失落地看着手里这盘录影带。要看这玩意儿必须得找台老式放映机才行,但这都啥年代了,还上哪儿去找那种放映机啊?

我抱着一丝希望给我一个朋友打电话,她也是一个稻米,骨灰级的,我还在小学操场上玩儿蚯蚓的时候她就开始追盗笔了。她爷爷是个古董收集狂魔,如果说现在还有人留有那种老式放映机,那一定是她爷爷。

她接起电话的时候还迷迷瞪瞪的,对我说话的口气也很差劲,怪我大清早的扰她美梦,她正做梦梦见叶神要亲她呢。我说你怎么不去死?十点半是大清早啊?她说昨天晚上她先是杀到全职1728,看得开心得不得了,想上微博发表一下感想,结果就看见主页轮盗笔季播剧都轮飞了,看了几条心情瞬间变差,本来想到全职这边甜自己一下吧,结果全职这边也说特么版权已经卖了,没准以后也要拍,于是她光荣失眠。

她在那边叨叨完了之后才问我,哎你找我干嘛,我说,我收到一盘黑色录影带,寄件人张起灵。

她沉默三秒,然后说,站那儿别动,我去接你。

然后这丫把电话撂了。

我当然不可能一动不动,总要先回家换个衣服,穿睡衣去朋友家像话吗。等我换完衣服下楼,这姐们儿就开着她的小金杯以一个帅到荒唐的漂移停在了我面前。

她降下车窗冲我一扬下巴说:

“上车。”

瞧你丫那霸道总裁的样儿,你以为你是楼冠宁啊?

她载我去了她爷爷家,老人家疼他孙女,又很好说话,二话没说就把放映机借我们了。我把录影带放进去的时候手都在颤抖,一会儿万一放出个邪爬爬怎么办?想想就吓人。

录影带前面有一分多钟的空白,就在我已经开始觉得这就是哪个魂淡玩儿我的时候,屏幕突然亮了一下,一只手勾起食指在敲击屏幕。

“嘿能看见吗?能吗能吗能吗?”
接着传来另一个声音,估计是拿摄影机的人在说话,音量很大。

“能看见,黄少你别敲,我压力山大。”

黄少?!黄少天?!我和朋友对视一眼,从对方眼中找到了相同的惊讶。

视频还在继续。

“能看见就好,诶可以开始了没有?我可以开始说话了吗?”

屏幕晃动了几下,接着褐色头发的青年出现在镜头前,手里还抓着个无线鼠标当话筒。

“好了黄少你可以开始了。”

“好。”黄少天说着清了清嗓子,“哈哈哈哈放映机前的你有没有被吓死啊?我是黄少天,没错就是我不必怀疑,不是cosplay也不是冒充的,就是G市蓝雨战队那个剑圣夜雨声烦啦!今天我们录这个视频呢,主要是想应援一下隔壁被电视剧毁飞了的某某笔记,对就是那个那啥dm笔记嘛你们懂的。然后我们职业选手群里就在讨论说如果以后我们也被拍了电视剧咋整,今天我就作为记者,就‘dm笔记季播剧你怎么看’和‘如果我们被拍了电视剧怎么办’这两个问题,在职业选手中作个小采访,我们听听他们怎么说。”

黄少天转身走了,镜头晃晃悠悠地跟上。

黄少天走到一扇门前,他敲了敲门,里面传出一个女声说请进。推开门后入目的是一位坐在椅子上用电脑看剧的美丽女性。

黄少天对着镜头说:“我们第一位采访的对象呢,是这位楚云秀楚队长…”他又把脸转向楚云秀:“云秀姐姐请问你现在有空么?”

楚云秀甩了下鼠标把视频暂停,然后看向镜头:“干什么?有话快说。”

对于她这有点冷淡的态度黄少天也并未感觉到尴尬。他对楚云秀说:

“楚队长也是很爱看电视剧是吧是吧是吧?那最近播的盗墓笔记季播剧您看了吗?有什么感想?”

楚云秀一笑,说:“哦,没看。我已经把爱奇艺卸载了,而且我告诉你,就算全天下都没剧看了,我也不会去看那个剧的,明白?”

“明白明白。”黄少天说,“那我能问问为什么不看吗?总得有点好奇心啊是不是?”

楚云秀冷笑了一声:“没有好奇心,那种剧,有看的必要吗?好了,你也耽误我够久了吧?”

黄少天忙不迭地跟楚云秀道过谢,就从楚云秀房间退出来了。

镜头切换,出现在镜头前的是一个非常帅气的青年的侧影,那个青年坐在椅子上戴着耳机,左手键盘右手鼠标飞快地操作着屏幕中的神枪手完成一次又一次的定点射击训练。离摄像机很近的那个声音又说:

“黄少,你快点采访他,他快把我的镜头帅炸了我压力山大!”

黄少天马上出声了:“周泽楷!周泽楷我要采访你一下!!!!”

周泽楷:“……”

黄少天&知名不具的某郑姓摄影师:“……”

屏幕上“轰”地一个血花炸开,上方弹出训练成绩统计:命中率100%/时间3'18''/比上次提升时间5''32………

周泽楷把鼠标键盘往前一推,耳机摘下来放在桌子上,然后转过来沉默地望着镜头。

黄少天马上凑过去问:“枪王大大我采访你一下,你对盗墓笔记季播剧有什么看法?”

周泽楷沉默思虑良久,才认真地正视镜头说:“不应该。”

“不应该?不应该什么?不应该拍这个剧吗还是怎样?”

周泽楷嗯了一声,随后又补充:“拍,和吐槽,都不应该。”

这个时候从镜头角落闪过去一个人影,黄少天马上叫住他:

“诶诶诶诶江波涛江波涛你站住站住站住!”

江波涛往这边看了一眼,然后笑着走过来:“哈喽黄少郑轩,你们干嘛呢?”

黄少天说:“正在问你们轮回队长对盗墓笔记季播剧的看法呢,他说拍和吐槽都不应该,给翻译翻译啊。”

镜头给了江波涛一个正脸,江波涛说:“我觉得呢,队长的意思应该是这样的,盗墓笔记是一部出色的小说,把它拍成电视剧还拍毁了非常不应该,这是在伤粉丝们的心,另外,无论是出于尊重演员尊重盗墓笔记的作者的方面考虑,还是出于议论相当于免费给这部剧做宣传的角度考虑,吐槽都是不值得提倡的。”

“嗯。”周泽楷在后面很认同地点了点头。

“好的好的谢谢周泽楷队长和江波涛副队长这么认真地回答我们的问题。最近微博上也很不太平啊,据说以后可能我们也会被拍成电视剧呢,而且某个微博上还贴出了可能的演员名单,对于这一点周队长你有啥想说的吗?有吗有吗有吗?”

“……”周泽楷依旧是先沉默一会儿,然后抬起头,那眼里的寒光真的如同巴雷特狙击一击必杀帅裂屏幕:

“呵呵,可笑。”

江波涛在一边乐呵呵的:“这句不需要翻译了吧?”

黄少天凑近摄像机小声吐槽了一句:“哦我发现周泽楷虽然话少但是真的讲起话来还是挺一语中的的嘛。”接着他正常音量说:“那么还是感谢周队江副百忙之中的拨冗配合!不打扰周队训练了我们先走了!”

镜头又是一阵晃动,再次出现在镜头前的是一个帅气程度不亚于周泽楷的男青年,正在拿着一个铁皮罐子喝饮料。

“孙翔,我来采访你一下,盗墓笔记你有看过吗?”

“唔?”孙翔一愣,把饮料放在桌子上。“看过啊,但是有挺多地方没看明白,等这个赛季过了夏休期的时候我打算五刷。”

黄少天又是对着摄像机一顿小声吐槽:“咳咳咳咳咳,我以为孙翔同学这个智商不会这样自虐呢……”然后他放开音量:“那孙翔你知道盗墓笔记拍了剧并且已经上映了吗?”

孙翔点点头:“知道啊。”

黄少天再问:“那你看了没?”

孙翔突然嗤笑一声,其实他已经很久没笑得这么自负过了。

“切,那种东西谁会看啊?有时间还不如看原著呢。”

“我靠靠靠靠靠靠孙翔!我忍不住要给你点三百二十个赞了!那我再问问你,假如我们也被拍了电视剧,你觉得‘那边’的演员中,有谁的颜值能hold住你的角色呢?”

孙翔皱着眉头抱着手臂似乎是很纠结地想了一会儿,然后想着想着突然把自己给想乐了,他笑着对黄少天说:“我不知道谁能演得了我,但是如果演员表出来你告诉我一声,我把轮回俱乐部前台收到的所有六个核桃都寄给演我的那个演员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这次是摄影师吐槽:“我们还真不应该对孙翔的智商抱有什么期待啊……”

镜头晃动,摄影师在走路,给了镜头一个背影的黄少天说:“下面要采访的是我大蓝雨的队长,喻文州!说起我们队长啊,他可是…”

“黄少…”摄影师发话了,“咱们别跑题啊!”

“我去郑轩你好烦,我就说队长两句好话你都不让啊?”

郑轩小声吐槽:“压力山大啊,黄少你要是讲起来何止两句…?”

说话间镜头已经来到又一个房间门口,黄少天没敲门,推门就进,房间里三个人同时看向门口,一人面带微笑说“少天”,其他两人都戴眼镜,一人将手中A4纸收成一打在桌面上磕齐,放进刚好比纸张大出0.5cm的文件袋里,另一人推眼镜对进来的人笑笑。

黄少天蹦到屏幕前说:“来来我介绍一下,右边这位就是我们蓝雨战队的队长喻文州啦,中间那位是霸图战队的副队长张新杰,然后左边这位呢,就是雷霆战队的队长肖时钦了。哎哎哎我才发现,你们仨心z…新战术大师怎么凑一起了?商量什么坏事呢?”

喻文州把双手十指一对一对在一处压着,一边说:“少天,新战术大师是什么?刚刚你想说的不是这个词吧?”

镜头颤抖着,摄影师好像在笑,黄少天小声说哇这都能听出来啊,然后说:“那谁不是都退役了嘛,四大战术大师的时代已经过去了,你们是新战术大师有什么错吗?”

“好吧。”喻文州不在意地笑笑,他显然没有相信黄少天的这套说辞,但还是决定放过他。“少天来做什么?”

黄少天说:“我是来采访的,之前在群里讨论过,盗墓笔记季播剧的看法,几位战术大师有什么高见啊?”

“据粗略估计,盗墓笔记季播剧在原作基础上改编了80%以上。”一直没发言的张新杰说。

黄少天都震惊了:“哇靠张新杰,你不应该精确到改编了百分之八十几点几这种程度吗?粗略估计不像是你的风格啊。”

张新杰一推眼镜:“我没有看,这些是根据微博空间以及朋友圈从6月12日晚上21:00到6月14日中午12:00的季播剧吐槽整理得出,所以数据并不准确。”

“原来是这样。”黄少天说,“现在盗墓笔记的粉丝们对此剧都大感失望呢,而且还有传言说有人可能正将罪恶黑手伸向我们,对此,三位战术大师有什么意见或者建议吗?”

“意见有很多,但是有也不能提,因为提了也没用。”肖时钦苦笑道,“毕竟读者还是很弱势的一个群体,制片方为了收视率和收益什么事干不出来啊?哪里会有人听到粉丝读者们的声音?所以说吐槽和聚众议论压根就没用,反而只会帮制片方免费宣传罢了。”

“我同意肖队的看法。”喻文州说,“近来雷剧层出不穷,把小说游戏改编成电视剧毫无节制地毁之也时有发生,其实就是制片公司和电视台看准了小说的粉丝群体庞大,利用他们支持原作和原作者即使拍得再雷槽点再多也会强忍着看下去的心理,对粉丝们进行一系列的心灵荼毒,这已经成为一种趋势,我们根本无力阻止。”

张新杰也点头道:“没错,而且我认为如果我们也被拍了电视剧,那么不被毁的概率应该是0%。”

这时郑轩说:“哇听起来亚历山大,那队长和张副肖队给些建议吧,怎样珍爱生命远离雷剧。”

喻文州竖起食指:“第一,不支持,这是最首要的任务,读者粉丝可以支持原著,但是不要支持必定会毁的电视剧。”

张新杰比出“二”,看上去有些像一个滑稽的剪刀手,但是他表情很严肃:“第二,不讨论,起码是不应该在微博空间等等这样的公共平台讨论,不要平白无故给人做宣传。”

肖时钦比出“三”:“第三,不好奇,好奇心能杀死猫,有多少人因为好奇而跑去看电视剧结果被雷得外焦里嫩不用我说,而且也不要因为一时好奇去让制片方获得点击量,这样太便宜他们。”

黄少天哈哈哈哈笑了一会儿,几个人都疑惑地看着他,他说:

“从肖时钦嘴里说出‘被雷得外焦里嫩’这种话怎么那么奇怪呢哈哈哈哈哈!!”

几个人愣了下才反应过来黄少天指的是肖时钦是雷霆战队的,喻文州和张新杰都笑了,镜头也有点颤,肖时钦无奈地说:“没事,因为名字被黑我都习惯了。”

黄少天跟三人告别之后和郑轩一起离开了房间,黄少天说:

“按照顺序,下面我们要连线微草刘小别采访一下他们的队长王杰希…啊靠靠靠靠靠我好不想连线微草啊不想不想不想!啧啧啧算了还是连吧…”

黄少天给刘小别拨了一通视频电话,并且把手机和摄影机连起来,这样摄影机呈现的就是手机那边的场景。不一会儿刘小别的脸出现在屏幕上。

“哟黄少,采访已经开始了啊?但是我们队长现在在训练营指导新人呢,可能说不了太长时间。”

黄少天:“没事没事,就让他说两句就行了。”

“好吧,你等着啊。”刘小别说着,把镜头调了后置,然后他一路走到训练营的房间门口推门进去,王杰希正从一个新生身后半俯着身,一手撑在电脑桌上,一手操作鼠标,一边操作一边给坐在座椅里显得有些紧张拘谨的新人讲解连招技巧,刘小别叫了一声队长,王杰希回头。

黄少天:“我的妈,王大眼这大小眼果然还是很吓人。”

王杰希说:“有什么事,赶紧说。”

黄少天被王杰希那大小眼吓得语速都变快了:“采访!问一下对盗墓笔记季播剧的看法。”

王杰希挑了一下左边眉毛,显得左眼更大了:“这个我倒是看了,陪英杰一起看的。”王杰希顿了一下才继续说:“作为反面教材,告诉英杰何为‘不负责任’。”

黄少天在这边由衷地为王杰希鼓起掌来,然后他又问道:

“那王大…队长对最近传言的我们也许有朝一日也要被拍成电视剧这件事有什么看法吗?”

王杰希说:“你都说是传言了,道听途说德之弃也,不要给自己徒添烦恼。再说了,不提周泽楷孙翔和苏沐橙的演员在‘那边’找不找得到…”王杰希微笑了下指着自己的眼睛,“演我的演员,他们上哪儿找去?我这双眼睛可不是化个妆或者贴个双眼皮贴就能混过去的。”

刘小别在那边说:“我去…队长你这自黑我也是醉了啊,大家都不放过你了你自己得放过自己啊!”

王杰希摆摆手说:“说得也够多了,小别你赶紧训练去。”

刘小别说知道了队长,匆忙跟黄少天交代了几句就挂断了电话。

“下面我们采访谁?”郑轩问。
黄少天刚撂下刘小别的电话,另一个电话就打进来了,郑轩给了一个镜头,来电显示,孙哲平。

黄少天接起来,正好手机和摄影机连线还没拔,孙哲平的脸直接就出现在摄像机上。

郑轩说:“哦!孙前辈好啊!”

孙哲平点头示意:“你好,不说要采访么?采访什么?”

黄少天继续尽他记者的职责:“那个,采访一下关于前两天那个盗墓笔记季播剧的问题,孙前辈看过那部小说吗?”

孙哲平突然露出一副往事不堪回首的表情说:“看过,当时张佳乐看那个没日没夜的,还扯着我一起看。他说他跟里面那解家小九爷像,反正我是没看出哪儿像来。不过他的确因为自己跟那张小哥一个姓兴奋了好久,最疯狂那阵子还天天说要去纹个麒麟踏火在身上。我们跟霸图打比赛的时候他还老想着趁张新杰洗澡的时候闯进去看人家身上有没有被热水烫出纹身来,那段时间我简直不想承认我跟他是队友。”

镜头颤抖了好一阵,很显然郑轩忍笑忍得非常辛苦。黄少天说:

“我去孙前辈你这么卖张佳乐前辈的黑历史真的没问题吗?话说既然你看过原著,那么你对盗墓笔记拍剧这件事有什么感想吗?”

孙哲平说:“没看,没感想,倒是楼家小子说觉得该让某些公司天凉破了,上午就出门了现在也没回来,你觉得他干嘛去了?”

黄少天正色道:“楼队长回来以后请代我向他献上无尽的赞美。”

孙哲平笑笑说:“会的,我这边还有事,先挂了啊。”

孙哲平挂掉电话后,黄少天突然凑近镜头神秘兮兮地说:

“其实呢,我们还有一对直接前往隔壁进行采访的战地记者,他们就是虚空的李轩和吴羽策,他们利用虚空鬼阵进行了次元穿越…哈哈哈哈这些都是瞎掰的啦,具体他们是怎么过去的就暂时保密好了,现在让我们一起连线他们,听听前线记者发回来的报道。”

电话连线嘟嘟响了几下就被接起来了,镜头里就一只眼睛,把黄少天和郑轩都吓飞了,过一会儿视角才慢慢恢复正常,那只眼睛往后退了一下,露出了一张正常的男性的脸。这个男人的外貌很难描述,是成熟男性那种长相,还带点清秀的影子,但是他的眼神却显得很沧桑,明明看上去不过三十来岁年纪,那浓得快要把人淹没的苍凉却让人有种他已经活了几千年的错觉。

他微笑,开口:“这就吓到了?”

黄少天&郑轩:“……”

接着那边的镜头整个一晃天旋地转了几秒,然后是一阵震动,接着传来李轩肉痛且气弱的声音:“那啥,能不能商量个事儿,我录像机挺贵的,别扔啊…”

镜头转动,最后对准了那个男人,那人听到李轩的话面无表情把手里的枪“喀啦”一上膛,李轩的镜头又抖了一下。

从镜头右边走进来一个胖子,那胖子捆着一身子弹肩上还扛了把AK47,一开口一嘴的京片子。

“我说,准备好了没有?咱走啊。”

被叫的正是刚才那个男人,他抬头看了胖子一眼没说话,镜头左边又走出来一个长得很好看的男人,他一边转着手上的蝴蝶刀一边对两人说:

“你们俩随便闹吧,死了算我的。”

胖子嘿嘿一笑:“有花爷这句话咱就闹他个春暖百花儿开呗,枪照那什么娱老板那丫屁股开,让他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有个人扑哧一笑:“菊花有红的么?”

镜头移动,说话者戴着副墨镜拿着一个生青椒在啃,被称作“花爷”的人问:“你吃青椒干嘛。”

墨镜男又咬了口青椒,喀哧咔哧嚼得香:“青椒含水量70~90%,没水喝的时候吃这个解渴。”

镜头这边的黄少天和郑轩往那个墨镜男屁股下头看,吴羽策正以一个狗吃屎的姿势趴在地上被墨镜男坐在屁股底下。李轩说:“你屁股底下那个,是我朋友…能不能放了他?”

墨镜男已经吃完了青椒,他把青椒蒂儿随便往后一丢拍了拍手说:“哦,你朋友啊,刚才他一开口就‘我叫吴…’,被我们老板一个条件反射给撂倒了,左右他一时半会儿也醒不了,你就借我坐会儿。”

李轩:“……”

黄少天&郑轩:天啊隔壁这都是些什么神经病啊…

胖子把步枪挎在身上,又从腰间枪套里拔出一把手枪拧上消音器,他一边拧一边说:“那边那个小同志你别害怕啊,没仇没怨的哥几个不会对你和你朋友怎么样,但是有人飞得跟我们过不去,我们就非得拿C4把他们炸稀巴烂才能解气了。”

李轩说:“哦…那个,其实我们是来给你们加油的。”

坐在中间的那个男人抬起头看着李轩,揉揉鼻子说:

“谢谢。”

李轩咽了口唾沫对黄少天说:“那就先这样吧,收线了?”

“收吧收吧收吧收吧赶紧收线!”

黄少天说着就马上挂掉了电话,然后伸手捂住了镜头,镜头黑了片刻,马上切到了下一个被采访者。

那是一个非常非常漂亮的女孩子,暖栗色的头发从耳边分出几股编成细麻花辫,两边各一,编到脑后汇合束起一半的头发,另一半软软的垂在肩上,她微笑着看向镜头打招呼:

“少天,郑轩,你们好呀。”

郑轩说:“联盟女神果然很治愈啊!”

黄少天也松了一口气:“啊…看见苏妹子才觉得画风正常了,好了我们继续采访,苏妹子你有看过盗墓笔记吗?”

苏沐橙说:“嗯,看过呢,很喜欢里面那个叫吴邪的角色。”

郑轩对着摄像机小声吐槽:“我去苏女神也太重口了吧喜欢那么一个神经病?”

黄少天表情不自然了瞬间,然后说:“那苏妹子你对盗墓笔记季播剧这事怎么看?看剧了吗?”

苏沐橙摇头:“没有看,我跟秀秀统一战线,已经卸载爱奇艺,微博里在刷季播剧相关消息的号也都已经解除关注,我真的挺不想看到这些的。”

“哦哦,那苏妹子你对我们也有可能被拍成电视剧这事有什么想说的吗?”

“嗯……”苏沐橙竖起食指点着自己的嘴唇,眨巴大眼睛思考了一小会儿:“如果想不拍毁,只能让我们自己演自己了,可是如果是那家伙的话估计没什么兴趣拍戏,还是荣耀对他吸引力更大一点。”

黄少天马上嗷嗷地兴奋了起来:“说起来!那家伙人呢?我都好久没见到他了他在干嘛?诶苏妹子你最近联系他了没有?”

苏沐橙噗嗤一声捂着嘴笑了:“他就在兴欣呀,我现在去找他让他接电话?”

黄少天说:“赶紧赶紧速度速度。”

苏沐橙把手机镜头切了后置,面前是一条长长的走廊,苏沐橙往前走,距离一点点缩短,直到她的手覆上走廊最尽头一间房间的门把手。

门被推开,里面一个背影被屏幕的光芒勾勒出一个暗色的剪影,

“卡卡卡,哒哒…”

敲击键盘和鼠标的声音轻快而富有节奏,屏幕上漫天华光闪过,对手扬着血花倒了下去。

荣耀!

屏幕上闪出金字,那人从嘴里取下已经结了长长一条烟灰的烟,按灭在桌上一个形状奇特的烟灰缸里。

“叶修。”苏沐橙轻轻地叫了一声,叶修回过头看见是苏沐橙,就微微笑了一下。

“少天找你。”苏沐橙又说。
叶修抻了个懒腰,把耳机扯下来放桌上一边做手操一边瞅着镜头:“少天大大,啥事儿啊?”

黄少天心想就叶修这样天天跟荣耀对命的家伙能看过盗墓笔记就怪了,于是干脆跳过第一个问题直接问了第二个:

“哎老叶你说,如果我们被拍成电视剧了会怎么样?”
叶修对着镜头眨了眨眼睛,然后突然就笑开了。

“拍就拍呗,又耽误不了哥打荣耀。”

“诶哟我去,不是…”黄少天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抓狂。“如果是有什么演员扮演你或者我或者苏妹子,把咱们的故事演出来,我根本就不能想象啊?!”

叶修呵呵一笑:“想这个干嘛,我们的荣耀可不是别人能演绎的了的啊。”

叶修伸手从读卡器上摘下了一张卡片,卡片ID填写着“君莫笑”三个字。他把卡转过来,用印着logo的那面对着镜头。

两把剑短兵相接,背后衬以齿轮,两侧的钢羽翅膀展开,整个logo中央还有“荣耀”二字。

叶修的声音再次传来:“这是独属我们的荣耀啊!”

叶修说这话的时候,他身后的电脑屏幕上,“荣耀”两个字还在熠熠闪光。













视频画面停在这里戛然而止,我和朋友相顾无言。

朋友去把录像带退出来,她拿着黑色的老式录像带若有所思,然后我们再次对视一眼,她去抽屉里找了个螺丝刀,把录像带盒打开了。

我们紧张而期待地掀开盒盖,发现里面果然有个别的东西。

那是一张纸条,我颤抖着手把纸条展开,在看视频的时候一直忍着没能流出来的眼泪在这一刻决堤——
























“送给支持我们的你,那些最好的你。”
“谢谢你们。”
“我们的荣耀不败。”
我哭着对朋友说:“荣耀不败。”
朋友也哭着回:“荣耀不败。”
然后,我们俩抱在一起,哭得像两个傻子。

















Fin














章末叨逼叨稍后再说吧,我哭得像个傻子。